半夏

蜜and霖粉

《杀生》,心由境生

每个男人,甚至每个人,都有“牛结实”的一面,顽劣不堪,孩子一样捉弄着所有人,认为没有什么丑事是不能拿出来说的,人是想干啥就能干啥的,只是在我们长大之后,就渐渐在世俗面前把自己藏起来了。
牛结实只是把孩子的这一面放大了,铺陈出来展现在所有人面前,看看和牛结实一直一起玩的孩子,这就是人自由的天性。
他是一个敬畏生命的人,在他眼中,活着的人比死人更重要。所以他给老祖宗喝酒,因为村里人为了打破长寿村最长者的记录不肯让老祖宗喝酒,但结实只想让他开心;所以他救下寡妇,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人被淹死,而喜欢寡妇的铁匠却不敢;所以他知道寡妇贫血就放血给寡妇,他认为喝血就能治贫血;所以他刨人祖坟,把里面的首饰拿出来作给这家人的婚礼礼钱,因为他不敬畏死者,人死了东西当然要留给活人;所以他把催情粉撒到村中的水源,他想让所有人都快乐,虽然众人狂欢之后,带来的不是天性的解放,而是重新蒙上世俗的面具之后带来的羞愧不堪。
是,他顽劣不堪,直白粗俗,但他的所作所为有哪怕一次真的伤害到别人吗?没有,他只是破坏了村中人的“规矩”,腐朽的要命,但全村人都把那当信仰。但村中人是怎样的呢,牛结实把酒喂给老祖宗喝,老祖宗死了但是酒不是死因,村里人不管不顾把他装进麻袋从山上扔下去;牛结实在路上冲每个人洒水花,铁匠把他抓住,拎着他把他的头往墙上撞;牛结实救了要被作为祭品的寡妇,牛油漆他媳妇带着全村的女人要把他阉割;牛结实嘲笑牛油漆不行,牛油漆把撑着大石的柱子锯断了想砸死他;牛结实从他叔家拿肉不给钱,他叔就往肉里打毒药要毒死他。
有一个细节让我不寒而栗,牛医生刚回来就说:“大家是不是都想杀了牛结实?”
村中人回答,“这不好吧”“要不得”
“那我换种说法,大家是不是永远都不想再看到他?”
“是”“对头”“这个好”

然后全村人就开始了他们的计划,他们没有用武器,没有把牛结实赶出村,在酒里也没有下毒,他们只用了语言,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成功的让牛结实以为自己患上了重病,并故意在下雨时引牛结实出来淋雨,然后在他感冒之后牛医生说他得了癌症。
牛结实知道了自己没有得病,也知道村里人在骗他,但是他为了自己的孩子,还是选择了带着之前已经做好的棺材离开,选择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走的时候,拖着自己棺材,把自己以前从别人那里拿来的东西一样一样还回去,村中所有人都出来了,他连磕了三个头,说“娃儿无罪”,村中有人哭了,但没有一个人出声阻拦他寻死。
牛结实这个本应该打破旧思想的火花选择了自己扑灭自己,而新的希望——他的孩子,正慢慢成长起来,腐朽的村子终于在巨石落下后覆灭。

想起来电影海报上的四个字,心由境生。
这几个字从电影来看,长寿村这个畸形的环境,已经让每个人都变成了一个模样,他们接受不了一个自由的灵魂,甚至一个新的思想。
从我们自己生活中来看,是不是很多时候自己本没有想法和举动,会突然在那种氛围中出现。就像我之前在优酷看《锋刃》,每到韩子生这个角色出场部分,就会有一堆弹幕说恶心整容脸娘娘腔花心只会哭,我刚开始也是对这个角色路人的,后来被弹幕带的只要一看到这个人物就会快进,他在我的眼中已经满是缺点了,自己现在回头细想,一身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蓝色的船一样的棺材,鱼形状的锁,牛结实一直挂在脖子上的钥匙,片尾曲时漫画中孤单的鱼,挂在树上从完整到破旧到终于离开枝头的风筝,一切的隐喻,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值得一提的是,杀生里的船戏是我看过最性感的,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最直白的两性之间的碰撞,精子和卵子的结合,男人的性感,女人的性感,淋漓尽致。
看各种采访,管虎曾说过,他最开始的构想是牛结实发现了村里人都在骗他,然后他愤怒地杀死了全村人,但在等待作品的八年中,他的女儿出生了,他由此改变了自己的想法,与黄渤讨论时,黄渤极度不赞同他改剧本,他认为牛结实是不可能这么做的,然后在这个时候,欧姐(渤哥老婆)怀孕了,他随之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管虎也说,这个片子各种隐喻的线索反正都摆出来了,随便大家理解成什么样。
电影作品是分三个层次的,第一种,导演主创哭着喊着拽着求着观众看,第二种,拍了大家都去欢迎都去看,好与不好两说,第三种,拍了之后就放在那,质量高的一笔,你爱看不看,看完,从各个角度都能理解,是可以引起争议的。(这一段话来自于豆瓣影评,但忘记了具体是怎描述的,就自己随便写了,大致应该没错。)
我感觉《老炮儿》属于第二种,但《斗牛》《杀生》属于第三种。
此片中,渤哥演技简直完美,居然没拿三大奖的影帝,没天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