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

蜜and霖粉

【周关】倒序 上

写了半截,剩下的下次再发

7

周巡抱着骨灰盒坐在沙发上。
今天的暖气烧的不太好,待在家里穿着羽绒服都觉得骨头冷。
周巡的眼神飘飘忽忽,像是在看着他们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这个家,也像是透过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望着并不遥远的过去。他的双手摩挲着骨灰盒上面关宏峰的照片,漫无目的地说着话,就像他身边还坐着一个时不时会附和或者调侃他的老伴一样。
“年轻时候不注意,发狠斗凶,受了伤也不当回事。现在年纪大了,底子还留着点,倒是没啥大病,犯不着天天住院还请护工,可这小毛病真是断不了。每次阴雨天,我这左腿,嘶,那滋味,就跟绑了个电棍似的,时不时就被电一下,你说疼的很,那倒也不是,说没啥事,可那一抽一抽的真是让人疯。你现在倒好,绝对不会再犯胃病,我就得接着捱了。”
“过几天,小周她儿媳妇就要生了。前几年她还老跟咱说生的晚呢,眼瞅着就成高龄产妇,她儿子和媳妇儿两个小年轻还成天忙的跟啥似的,好不容易决定要孩子了,她帮着照顾都忙不过来。这两天挺愧疚,都不敢跟我说话,今天哭的挺惨,一个劲跟我说这段时间忙的都没见你,没想到这么快你就走了,还想等孩子生了带过去给你看看,一遍说一边哭,跟当年那个愣头青样子没啥区别,你瞅瞅我这羽绒服,上面还一摊水呢。”
“我就不爱跟你说你弟,他可还气着呢,见我就要瞪我,我现在脾气都小了,他倒是越老越轴,得亏有亚楠看着,没让他跟外边谁起个冲突。他俩身体可比咱们好,天天小公园里打五禽戏和太极,音乐慢悠悠的也没见给他火气压下多少。”
“今个我穿的是我退休时候那身,专门从衣柜底下翻出来的,火化完就立马叠好放着了,这身还是你给我买的来着。”
“咱们半辈子都在队里,支队就跟家一样亲切,待在那时间都比在咱们家长。我可还记得我退休那天呢,感觉又有点空,又挺充实的,这辈子,也算对得起那身警服,虽然咱俩也不咋穿哈哈哈。”

“……你可得等着我啊,走太快我下去可追不上。”

声音渐渐的低下去,周巡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6

周巡把手里的案卷交给老汪,转头去收拾办公室里的私人物品,收拾出来也不多,全是些零碎,超市里花两毛钱买的大塑料袋也没装满。一扭头老汪还在那站着,周巡拍了拍他的肩:“以后好好干,别总嬉皮笑脸的,这么大年纪了,让人看着也不害臊。”
老汪白眼一翻:“师父我那叫贴近人民群众,你没见新来的小警员都和我打成一片,你看他到你跟前敢说一句闲话吗?我可是既能跟您开玩笑,也能跟小朋友一块八卦的承上启下关键人物,我”
“行行行行行,说不过你,还不快去接着工作,跟我这腻歪啥?”周巡把他推出门。
老汪冲着门里面喊:“师父你今个这身真帅啊!”
这还要你说,老关偷偷买好了送给我的退休礼物可不就是为了让我穿过来帅你们一脸。
周巡美滋滋的哼着歌再检查了一遍有没有落下的东西,检查完了提溜着袋子走出了支队大楼。

周巡转头看着这栋楼,他和老关在这楼里过了半辈子,里面的每一处都有数不清的回忆。一块在办公室反复翻看案卷,在技术科为一个细节争论不休,莫名其妙的冷战引得亚楠把他们关在法医室关了一晚上,终于破案之后众人兴奋的约饭,俩人在角落里偷偷接吻……

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周巡向着站在支队外的关宏峰快步走过去,两人并肩转了个弯,消失在出于好奇探出头看的青涩年轻警官的视野中。





5

关宏峰靠着墙盯着自己的手表,余光看着周巡骂骂咧咧找了半天钥匙最后只翻出几袋零食:“行了,反正也出不去,你就好好说说到底为什么要闹脾气?”
周巡眼睛瞪得老大,冲着他嚷嚷:“这怎么是我闹脾气,不是你先吵的,合着就我当回事了?”
关宏峰不爱和他在案子之外的事上大小声,冷着脸冲他说:“我什么时候吵过,哪次不是你在那嗡嗡嗡嗡嗡。”
“你看看,你又是这个样,转头就十天半个月不和我说话,我不嗡嗡还能干啥?”周巡捞起高亚楠放在凳子上的毯子扔过去,“你还真准备站一晚上?想想你那老寒腿,别在那儿耍帅扮酷。”
关宏峰手上整着毯子嘴里也不忘顶回去:“还说我,你那腿也好不到哪去,”嘟嘟囔囔抱怨着,“谁耍帅了,还不是等你先坐着。”
“说什么呢,我都听不清,你饿不饿,亚楠也没留什么东西,只能吃点零食垫吧。”周巡在零食里翻翻找找,挑出来两个递过去,“这俩还行,软的也不辣,你先吃着。”
关宏峰把他按在椅子上:“行了,你先靠着睡会,这案子都熬了几天,你别跟我这再置气。”顿了顿又说,“听你说我才知道以前那样不好,以后不会了。”
周巡眼眸亮亮的,关宏峰心里想着这么多年了,这人还是喜怒形于色的小狼狗。

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不外乎如此。

老狼狗把他拉低了点,冲着他的唇就咬了上去。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