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

蜜and霖粉

【周关】回溯 中

前文戳头像



(三)


 


2030年3月10日


 今天第二次试验,在志愿者的要求下我们决定延长时间,但是时间越长越容易导致意识被同化最终脑死亡,经过两天的测试和之后的讨论,我们确定今天回溯的时长为三小时。

刚结束时,志愿者的意识有瞬间的衰弱,几乎要降到警戒线的位置,之后慢慢回升,但已经不像刚开始实验时那样强劲,如无意外,应该是他对过去的改变使他后来遭遇了一次几乎危及生命的伤害。

现在实验已经结束了一段时间,志愿者还没有醒过来。对过去巨大的改变和身体的突然衰弱双重作用共同削减了他的意识,他可能在逐步接受新的记忆时意识混乱失去理智,可能打击过大之下自我封闭,也可能逐渐恢复。就算是最后一种情况,最近一段时间他也不适合再次进行试验,我们需要对他的意志力进行重新测评,判断他的承受力和继续试验的可行性。

Never mind,祝他好运。


 


 


 

周巡打完电话一瞅,就这么几分钟居然又来了十多条未接来电,年关底下真是不管那个警队什么级别都要忙成狗,不过他现在可没空管那些鸡毛蒜皮的事,带着刚回来的几个兄弟去救吴征一家和老关才是正事。

等几个人带好装备都上了车,周巡示意驾驶座的小汪不用怕耗油,直接把警车当赛车开,自己拿着手机给关宏峰打电话。

上次回溯让老关的黑暗恐惧症没有出现,现在这个时间,周巡瞟了一眼,老关也应该还坐在出租车上,如果一切顺利,这次没有人会死,也没有人会被陷害。

虽然之后的路会更难。

周巡看着后视镜里自己的眼睛,黑色的瞳仁在光线的变化下不断闪烁,像是灰烬中挣扎着不想熄灭的火星。 


 电话接通了。

周巡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开口:“关队,你是不是接到电话说有你配枪的线索?”

“……你怎么知道?”关宏峰沉默了片刻,声音依旧沉稳。

周巡没时间奇怪自己刚才的鲁莽,一句话毁掉了他之前准备好的所有借口,现在他很难找到理由解释,而所有还未发生的未来都掌握在关宏峰的一念之间。

他罕见的服软了:“关队,你信我这一次。”

等待关宏峰回答的过程中周巡咬紧牙关。这次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最开始的举动根本不是出自他本身的意识,更像是有了后来记忆的年轻周巡做出的冒失决定,关宏峰的声音给了他一针镇定剂,成熟的意识终于占据压倒地位。但话已经说出口,覆水难收,只能寄希望于老关还愿意听他解释,而不是直接再次给他打上“不可信任”标签,不然的话就算今晚他救下了吴征,之后的危险老关又要选择自己一个人去面对。

“等会事儿结束了你得给我好好解释。”关宏峰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到耳朵里,周巡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内心一阵狂喜:“行,行,您怎么审我都行!”


 

关宏峰下了出租车,前后张望,大年三十的深夜,街上除了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几乎没人,他往前走了几步,手机又开始响铃。

接完电话,关宏峰别无选择,只能接着向前走。在路灯照耀的边缘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向前,没走两步就摇摇晃晃倒下了。


 从旁边过来两个人,小声怀疑几句又踢了踢关宏峰,发现毫无动静之后也不再怀疑,就准备把人搬走。

突然,从街道两边的胡同里窜出来两个人,正是周巡和小汪,周巡逮着之前踢关宏峰的那个追着打,关宏峰就地把腿一扫绊倒另一个,然后一把勒住那人的脖子,小汪赶紧上来制住手脚,铐上手铐。


等周巡押人过来,关宏峰已经从地上爬起来,小汪怕人跑了正看着。

“小汪,你把这俩带回警队,关队您回去好好审审。”

“你的解释。”关宏峰眉关紧锁,目光如剑。

“成吧,关队您跟我去一地儿呗。”周训抬了抬下颌,示意关宏峰跟上。


 关宏峰看到小队员从居民楼里押出个面相凶狠的人,又转过头看着正打电话叫技术科的周巡:“这怎么回事?”

周巡放下电话,把他往僻静处拽了拽,小声说:“关队,两年前伍玲玲那事咱不是说有卧底来着。上面知道这事,一直在查,也往对面安卧底。卧底得有对接人,担当牧羊犬的角色,我是其中一个。今晚上我负责的那个跟我联系,说有人要去干掉你,我可不就火急火燎的找你嘛。我又担心我那羊,他之前才跟我说查到点东西但可能暴露了,就分了几个人在他住的地方,刚好,这就救下来了。”

“你的说法根本说不通,卧底既然被怀疑就不可能知道我被当成目标的消息,没有上级的指示你根本不能派人保护以免暴露卧底身份,还有,年三十晚上很难调出人手来干一件莫名其妙的事,”关宏峰冷冷的看着他,“你到底有什么秘密?”

周巡不禁苦笑:“……我要说我做了个梦,梦到羊死了一窝你成了通缉犯,你信吗?”

也不知关宏峰得出了什么信息,他定定的看了周巡一会之后转头坐进了警车,只留下随风飘来的一句:“姑且相信你。”


 


 


 周巡从迷蒙中醒来,头痛欲裂,眼睛眨了几下视野才逐渐变清晰,想撑着胳膊让自己坐起来,结果撑到半截又失去力气栽到床上。

盯着白色的天花板,周巡慢慢又陷入沉睡。


 避过了一次危机,后来他和老关出警时都格外小心,警队内部也顺利地拔除了几个钉子,那个组织也只剩下一些杂鱼,但因为清除到了收尾阶段,而且几年以来也没有出什么事,即使在心里一直念叨着提高警惕也难免有了放松的念头。


2024年的一次出警,一桩人质绑架案。

在人质已经被救出周巡正在和绑匪搏斗时,关宏峰发现了绑匪因搏斗而偶尔露出的后颈上那个熟悉的刺青和突然捻衣角的动作,他以高出平时好几倍的爆发力推开周巡扑了上去。


 那是一个人体炸圝弹。


 关宏峰死在了这次自杀式袭圝击中,因为距离过近,周巡也受了很严重的伤,在医院里住了很久才出院。

 住院期间,上级评定周巡已经不适合再当刑警,让他选择转成民警还是退休。

周巡选择了退休。




或许,本身他根本没有破案,揪出来的只是一些组织用来牺牲的棋子。

或许,那次是组织鱼死网破想最后拉他们下水。


 但不管怎么样……


周巡紧闭着的眼睛滑落一滴泪,很快没入鬓角,消失不见。


评论(1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