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

蜜and霖粉

【周关】哨向日常

写两个大老爷们谈恋爱真别扭_(:3」∠)_
很多私设,请勿当真。
此世界线不按照原剧时间线走。

“妈的,这帮孙子!”周巡忍不住骂娘。

他们刚刚破获一宗连环杀人案,今天本来要押运去市局的犯人被劫了不说,押人的一车哨兵和护卫还受到了精神攻击,有几个人精神网络遭到破坏,必须经过治疗修复才能重新建立屏障。现在暴露在外的敏锐五感不断吸收着来自周围的大量信息,让他们痛苦不堪,只能暂时送入静音室休息,需要尽快找向导帮助他们梳理。
因为从别的支队抽调向导很不方便,一般梳理活动都由队内人员进行,而且未结合向导在和哨兵进行精神接触时可能会被哨兵强制结合,所以一般梳理精神这种事只能由已结合向导来进行。

长丰支队里只有两个已结合向导。
一个是高亚楠,她目前正怀着孕,精神力下降且易受刺激,很难再对哨兵进行精神治疗。
另一个是关宏峰,他连续好几天都在盯着案子,好不容易破了案回家休息,但这两年身体虚弱不少,刚一放松就生病了,早上才跟队里请了假。

现在这情况,就算周巡再不情愿也只能联系关宏峰了。

周巡分配好各个小组的任务,让他们从不同渠道搜查劫犯的蛛丝马迹。
他回到办公室,站在窗边点了根烟,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这个时间老关应该吃完午饭正在喂鱼,当即滑开屏幕拨电话。

要说老关和他的结合,也是荒唐的跟梦一样。

两年以前,伍玲玲被关宏峰失手打伤后被车碾死,给他的心理造成很大冲击,但他还硬撑的跟没事人一样,直到有天在晚上出警时突然昏倒,检查后才发现他的精神图景已经有了崩溃的迹象。
哨兵和向导的精神图景都只能由和自己结合的向导或哨兵进行恢复,其他人一旦进入就会受到无差别攻击。
关宏峰当时并没有结合对象,支队上下都知道他是独身主义,对感情一窍不通。为了能尽快治疗他,必须找到一个与他契合度高的哨兵进行结合。
支队几乎所有哨兵都去做了契合度测试,最高的是周巡,契合度92%。
这个数字相当之高,要是放出去绝对可以上津港头条,但是为了关宏峰的安全对外保密,只在支队内部引起了一波八卦浪潮。
周巡不知道关宏峰之后看到全队人对着他俩窃窃私语偷偷八卦甚至两眼放光是什么感觉,反正他自己是狠狠恶寒了一把,不过这种突然和暗恋对象结婚的感觉很让他愉悦,对以上情况少见的没有过多批评。

之后当然就是在日常中献献殷勤,时不时伸出精神触须去勾一勾对方的,当然经常会被打回来,在潜移默化中让老关适应他的肢体接触等等。
终于,在一个月以前,实现了结合之后的第一次本垒。
那段时间,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法医主任描述,周巡的精神体一直处在一种难以言喻的状态中,挺大一只黑背,天天驮着老关的肺鱼绕着全支队转,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拿下了高岭之花,被老关踹了几次也不改,最后老关也只能视而不见了。


电话接通,关宏峰的声音还带着点沙哑:“队里出什么事了?”
“咱们昨晚抓的那个犯人被劫了,一车人精神受到攻击,需要修复,”周巡抽了口烟,“你怎么样,身体行不行?”
“小感冒,”电话那边传来倒水的声音,“我明天过去。”
“行,好好休息。”周巡摸了摸鼻子,“锅里还有我早上买的粥,用热水泡着,要是凉了你就拿微波炉热热。”
“知道了,你下班给我带份油泼面。”
周巡把烟头捻在烟灰缸里:“生着病吃那么油的干什么,我带份汤面给你。”
“……随便吧,我挂了,你也多注意点。”
“诶老关,”周巡话到嘴边又觉得娘们唧唧,憋住了没说。
两边都沉默了几秒。
关宏峰笑了笑:“……我知道你的意思,晚上回来早点吧。”






周巡懊恼的放下了电话,大老爷们满嘴爱来爱去的想着就觉得没什么意思,可是偶尔想来一嘴怎么还说不出去。
周巡啊周巡,你可真是怂爆了。

评论(23)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