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

蜜and霖粉

【周关】告别

我想开车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每次都会变成甜饼!!!!!!!


周巡打开家门把皮夹克脱了正往衣帽架上挂,一转头看到关宏峰坐在沙发上。
“卧槽,你吓我一大跳,”周巡收回反射性想去摸枪的手,皱着眉开始抱怨,“你看你这从头到脚全是黑,猛的一看还以为我们家沙发被烧了。”

周巡开了冰箱,拿出两瓶啤酒放在茶几上。
关宏峰一反常态,打开啤酒罐捧在手里,慢慢地喝了一口:“……我是来和你告别的。”
“你准备去哪儿?”周巡对这个决定并不意外,相反他还有点奇怪关宏峰居然没有立刻走还来他家通知了一声,不过这让他觉得心里舒服很多。
“我之前让人去接乔森,怕他们在津港也不安全,先让他们留在别的城市,我打算先过去问问。”
周巡灌了一口啤酒:“现在叶方舟死了,他的手机、衣物这些还在支队,我会试着找找线索,你给我留个联系方式。”
“我怀疑警局内部还有卧底,而且级别不低。”关宏峰叹了口气,“你的手机太容易被追踪,加反追踪装置也跟其他人说不过去。如果有急事可以找音素酒吧的老板,等亚楠休完假也可以跟她联系。”
“嚯,你们这都是个小分队了。”周巡笑了起来。
关宏峰长久的注视着他的眼睛。
“行,都听你的,”周巡的目光热切起来,“你要注意安全。”
关宏峰重重地点了点头。

周巡去楼下买了点下酒菜,又拎了几罐子啤酒,在茶几上摆得满满当当。
关宏峰吃的不多,拿着啤酒罐一口口的慢慢喝,还是周巡硬夹了几筷子菜给他。
周巡倒是吃了不少,这几天发生了很多事,以后还会有更多事,为了救出被关押的关宏宇,他们得抓紧时间,免得事情还没查清楚人就被判刑,在大战开始之前,他得养好精力。
等周巡吃完,发现关宏峰已经喝了不少酒,整个人都木木登登的,靠在沙发上两眼放空。

周巡看着他突然就觉得心酸。
周巡刚认识关宏峰的时候,老关的刘海还软趴趴的贴在脑门上,喜欢各种颜色的围巾,不管和他深色的衣服搭不搭都硬要戴着,被喜欢他的姑娘一逗就要脸红,对女孩温柔的一塌糊涂,对熟人也经常开玩笑,也就办案的时候严肃。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现在的移动冰块的?周巡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手拄着脑袋开始回忆。
办的案越来越多,老关也越来越成熟,但私底下还是很能调侃人的。大概就是从伍玲玲那件事开始的吧,他的笑容少了很多,下班准时就走,也不再和他们多交流,他自己建了围城,把自己困死在里面。
周巡抓了抓头发,有些懊恼。
他早该想到的,老关心里有很严苛的道德观,不会轻易原谅自己犯的错。那时候他怎么就没觍着脸多去缠他几次,哪怕不知道黑暗恐惧症的事,好歹劝他去看看心理医生。

周巡看了眼时间,胡乱收拾着吃剩的东西:“老关,你今晚就在我这睡吧,你这万一在外边发病了我可上哪找你去。”
“嗯。”关宏峰揉着太阳穴,漫不经心的应着。
“啥,你答应了,”周巡正把桌上垃圾全胡撸进垃圾桶,听到回答忍不住笑起来,“那你快去洗个澡。”
“哦。”关宏峰开始往沙发上扔衣服。
周巡转个眼的功夫看到他就剩个背心,心里一阵卧槽:“老关你,算了算了,别洗了,等会在浴室还滑倒了。”
“……行。”关宏峰又坐在了沙发上,开始发呆。
卧槽,原来老关醉了这么听话哈哈哈哈哈。

周巡乐了一会又开始烦。
我可真是个圣人,这么好的机会居然啥都不干。
靠,还他妈是不是男人?!!

周巡大跨步走过去,砰的一下坐在沙发上,关宏峰的眼睛跟着他转。
“干什么?”声音比平时软化了些,有点像周巡刚认识他的时候一样,一听就让人想搞他。

关宏峰的眼神很茫然,又纯洁又无辜,完全没有平日里那些幽深的暗涌。
周巡感觉有点下不去嘴。
上不了嘴就上手,然后他把关宏峰的发型揉得一团乱。
关宏峰现在又是刘海软趴趴的样子了,除了脸上的细纹和黑眼圈,他和十五年前看起来没什么差别。




“真是……”

败了,败了。




周巡轻轻的在关宏峰的嘴唇上贴了一下。





老子真他妈是个圣人。

评论(24)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