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

蜜and霖粉

【周关】台灯

干,我本来想写个黑化的,居然下不去手,气死我了。

大家随意看看吧。


“老关,我也不想这样。”
周巡直视着关宏峰不解的眼神,伸手去摸台灯的开关。

关宏峰瞳孔放大,手心开始出汗。

虽然被捆在床上,但结不是不能解开。既然要困住他,周巡却没有特意捆在他无法解开的死角处,这是为什么?
关宏峰攥紧了拳头。
只要一关灯,他的黑暗恐惧症发作,打开结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也许周巡只是不想费那个力气。

周巡已经发现了他和宏宇的秘密,那还有什么事让他愤怒到要滥用私刑?
关宏峰盯着周巡落在开关上的手指,心里暗自苦笑。

周巡并不急着按下去,他用一种很奇异的眼神盯着关宏峰,又温柔眷恋,又暗潮汹涌。
“老关,你可太会捅刀子了。”周巡咬住牙根,“这一下下的,生往心里捅啊。”
关宏峰躲开了对视,离周巡稍远的一侧手尝试着去摸绳结。
“你就算解开了能怎么样,”周巡瞥了一眼,混不在意,“论身手你打不过我,一关灯你又得倒,倒不如安静点,听我把话说完。”
“你要说什么?”关宏峰心里更紧张了一点,手里的动作暂时停了。

“老关,你观察力那么敏锐,总不会看不出来吧。”
周巡凑近,温热的气息一下一下吐在关宏峰的唇上。
“我,周巡,喜欢你,关宏峰。”他的眼神带着狠和怨,像下一秒就要连皮带肉把关宏峰啃光一样。
关宏峰暗自道一句果然,心里百般滋味搅和在一起,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回话,手指不自觉地又开始拨弄绳结。

空气凝固了。
周巡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按在开关上的手指开始加力,脖子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关宏峰只盯着他的手指,视线不移开半点。
他必须承认,目前他怕和周巡对视。
他不是没有察觉到周巡的感情,甚至他比周巡本人都更早看出来。
周巡是个根本不懂掩饰情绪的人,虽然他慢慢学会克制,但以关宏峰对他的熟悉程度,扫一眼就知道他脑子里转什么弯弯绕。
所以在发现周巡不自觉地追逐着他的一举一动,眼神越来越炙热,跟他跟得越来越紧,对他越来越接近无条件信任的时候,关宏峰开始犹豫。
他对周巡的感情也很特殊,林嘉茵作为他的大徒弟跟在他身边两年他已经可以完全信任她不会变节,周巡在他身边十五年当然不止是一个徒弟,更多时候像亲人,暴躁起来像弟弟,唠叨起来像长辈,体贴起来又像铁哥们。
但关宏峰始终认为自己在爱情上感情淡薄。爱情是冲动、欲望、弱点、智商下降的集合,或许是因为父母的早早离世,或许是因为当刑警这么多年见惯了生离死别,他很难对别人产生冲动,也比较容易接受亲近的人离开,有时候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冷漠。
他开始注意保持和周巡的距离,认为这样可以让他慢慢放手。

事与愿违,周巡对他的占有欲和控制欲越来越强,在他作为顾问回队时达到顶峰。
周巡用案卷吊着他,迫使他不能轻易选择离开,他只好不断妥协。

寻找真相的路很难,关宏峰不愿意拖别人下水,他没有也不能回馈给周巡同等的情感。
大概让周巡实现愿望是他唯一能做的事。

“周巡,我亏欠你很多。”关宏峰的嗓音带着点沙哑,他迅速地和周巡对视之后闭上了眼睛,他的身体放松下来,没有再说话。
周巡读出了他沉默背后的意图,一瞬间愤怒几乎要冲垮他的理智。

这简直是一种侮辱!

周巡蹭的从床边站起来,大跨步离开。
再留在这他真的会忍不住,要么他会把关宏峰揍死,要么把他操死。

关宏峰睁开眼睛看着台灯,眼神复杂。

看来他还是低估了周巡的感情。

即使气到这种程度,周巡还是没有关掉台灯。

评论(16)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