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

蜜and霖粉

【周关】黄粱

盛夏的阳光烤得地面嗤嗤冒热气,几年没听过的蝉叫声今年倍儿欢实,出了办公楼几步人就烦躁的不行。

周巡站在长丰支队门口,体恤背后湿了一大块,把短短的半截袖子卷在肩上插着腰看着前面,一瞬间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只烦的想打人。

有个声音叫他:“周巡,还不跟上。”

声音清清冷冷,周巡浑身一激灵,赶紧朝着声音来的方向走过去:“关队,你别开车啊,等我一会儿!”

关宏峰向来怕冷不怕热,十月就穿大衣带围巾,今天气温高到39°照样穿了件白色衬衫,在太阳下面反光到刺眼,周巡一边走变小跑一边在心里吐槽老关估计打算用衣服闪瞎他。

周巡拉开两边车门,顿时一股热浪迎面扑来,他站在侧面扯着一边车门开阖几下驱赶走热气,探进去把空调开开,然后两个人才坐上车,期间关宏峰对他的动作投来好几个诧异的眼神。

“关队,咱们去哪?”大概是天气太热导致他脑子断片,周巡还是想不起来接下来要干什么事,只好捋着刘海挡挡尴尬。

“不是你说要请我吃饭?钱带够了吗?”关宏峰瞥了一眼他扁扁的裤口袋。

“放心,”周巡摸了把口袋,得意洋洋地抽出二三十张百元大钞亮给关宏峰看,“我今个把工资都取出来了,就请你吃顿好的。”

“你可真够大方的,”车里温度慢慢降下来了,关宏峰靠在座椅上眯着眼睛,“我不挑食,你随便找地儿吧。”

“那你眯一会,到了我叫你。”周巡看着关宏峰闭上眼睛,搓了下手指,慢慢笑了。

周巡把车开到一个高档西餐店,车刚停关宏峰就睁开了眼睛。

周巡解完自己的安全带一抬头被吓了一跳:“关队,你这么警觉晚上怎么睡觉?”

“这点时间我还是浅层睡眠,容易醒。”关宏峰拉开车门下车了。

“关队,这家牛排怎么样?”周巡笑着冲关宏峰举起红酒杯。

“好不好我也吃不出来,倒是你什么时候开始吃牛排了?”关宏峰和他碰杯后也不喝酒,只晃了晃酒杯又放下了。

“这个,呃,”周巡支吾,“关队,我有事想跟你说。”

关宏峰停下了手里的刀叉。

“关队,关老师,”周巡深吸一口气,直视着他的眼睛,“咱俩凑个伴呗。”

“还以为你要憋到什么时候,”关宏峰声音里带了点笑意,“成啊。”

周巡整个人愣住了,回神之后两只手紧握在一起不知道往哪放,扫了眼餐桌干脆端起酒杯一口把酒喝了个精光,打算趁着酒壮胆去亲他的关队,之后就说喝红酒喝醉了反正关队也不会教训他。

周巡站了起来向前迈步。

周巡翻倒在办公室的地板上。

他坐在地上边揉太阳穴边苦笑。

没想到几年前的事他还那么耿耿于怀,梦里还瞎TM篡改。

那是关宏峰升任支队长,他主动要求降职去做关宏峰助理的时候,那时候他对关宏峰的感情尚未明朗,在关宏峰辞职之后才发现他爱了他的关队那么久。

他夸下豪言壮语要请关队吃大餐,拉开车门就坐上去结果被车座烫到屁股,还被关队嘲笑。

摸了口袋,只有两百现金,之后只要一说请关队吃饭就会被调侃。

坐在车上,听了一路的案情分析。

最后俩人一块去大唐宫,吃了两碗油泼面。

刚吃完队里就打电话过来催着回去。



周巡把自己的办公椅扶起来,摩挲着椅背笑了笑。


这梦真不错。

评论(12)

热度(44)